戰將|獨臂將軍晏福生

              來源: 解放軍報作者: 孫彤責任編輯:王鳳2022-07-10

              陳列在甘肅省禮縣龍池灣戰役紀念館里的晏福生塑像。 馬建偉 攝

              新中國的開國將帥們無一不是從硝煙中走來,無一不是經過戰火的淬煉。在共和國的開國將軍中,僅獨臂將軍便有九位。他們身經百戰,九死一生。這其中就有晏福生。

              革命生涯從安源開始

              晏福生(原名晏國金),1904年出生于湖南省醴陵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。17歲時,因家中生活實在難以為繼,他背井離鄉來到江西安源煤礦。1923年,晏福生參加了安源工人俱樂部和工會。當接觸到馬列主義時,他就像在茫茫黑夜中看到了曙光。不久,他被選為工人代表,投入同路礦當局的斗爭中。

              1925年9月,安源路礦當局勾結軍閥制造了“九月慘案”,晏福生被迫離開安源回到醴陵。當時醴陵農民運動開展得如火如荼,他立即投身農民運動,參加打土豪分田地的斗爭。1927年7月,他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。北伐戰爭開始后,晏福生回到安源擔任工人糾察隊隊長。他和大家一起積極維持路礦生產,挫敗了買辦資本家停工停產、阻撓革命的陰謀,有力支援了北伐戰爭。

              1927年,長沙因“馬日事變”陷入白色恐怖之中。為了保衛革命成果,晏福生帶領安源工人糾察隊和萍鄉農軍1000余人參加了圍攻長沙的戰斗。隨后,敵人圍攻安源,他和糾察隊隊員奮起反擊,同敵人頑強周旋10多天。湘贛邊界秋收起義后,黨組織決定讓他參加紅軍。1928年11月,晏福生回到安源擔任秘密交通員,為湘東特委和井岡山根據地遞送情報,護送來往同志。1933年6月中旬,根據中革軍委指示,中國工農紅軍第6軍團在永新縣沙市成立,下轄第17、第18師。晏福生任第17師第49團特派員。

              在紅6軍團西進途中,第49團作為前鋒,折回湘西,西進貴州,迂回北上,打破了國民黨軍的圍追堵截。1934年10月24日,紅6軍團與紅3軍在貴州省印江縣木黃會師。會合后,紅3軍恢復紅2軍團番號。此后,紅2、紅6軍團統一行動,創建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。

              長征途中的兩次追悼會

              11月,紅2、紅6軍團發起湘西攻勢,占領永順縣城。接著,國民黨軍以新編第34師3個旅共1萬余人,逼近永順城。紅軍主動棄城北移,誘敵深入。賀龍等決定在龍家寨以北的十萬坪谷地設伏殲敵。晏福生與團長吳正卿率第49團作為主力參加了戰斗。晏福生在指揮第2營沖進寨頭時,發現一股敵人突破紅軍包圍往西逃竄。晏福生來不及調動部隊,立即帶著警衛員急追。

              戰斗結束后,晏福生和警衛員下落不明,大家都以為他們犧牲了。當時戰況緊急,部隊要馬上轉移,吳正卿將全團指戰員集合在一起,決定舉行一個簡短的追悼會。就在追悼會進行之時,晏福生和警衛員扛著繳獲的槍支,押著幾個俘虜進入會場。大家都愣在那里,晏福生看著戰友們窘迫的樣子,自己先樂了:“敵人還沒有消滅,革命還沒有成功,閻王爺不愿意收我呢!”一場虛驚之后,大家禁不住開懷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緊接著,“死而復生”的晏福生率第49團,協同其他部隊連克桑植、大庸等縣城。1935年2月底,第6軍團重建第18師,晏福生任政委。11月,晏福生又調任新組建的第16師政委。這時,蔣介石集結重兵對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發起猛攻,紅2、紅6軍團決定實行戰略轉移。1936年7月,由紅2、紅6軍團與紅32軍在甘孜組成的紅二方面軍,與紅四方面軍共同北上。

              10月4日,第16師作為右縱隊前衛,在師長張輝、政委晏福生帶領下,為軍團開辟前進通道。5日,進至天水娘娘壩鎮時,張輝不幸犧牲,晏福生率部繼續北進。7日,第6軍團在羅家堡與胡宗南的主力遭遇,陷入腹背受敵的境地,晏福生率第16師浴血奮戰,成功掩護主力轉移到安全地帶。就在他指揮部隊邊打邊撤時,右臂被炸傷。警衛員趕緊把他扶到隱蔽處包扎傷口。從隱蔽處出來后,他們才發現與部隊失散了。這時追兵將至,晏福生命令警衛員帶著文件包和武器追趕部隊,自己暫時隱蔽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軍團政委王震得知晏福生負傷下落不明的消息后,立即派人返回羅家堡尋找,但找遍當天同敵激戰的每個山頭和土溝,均未見到晏福生的身影。當部隊到達渭河北岸,暫時擺脫了尾追之敵,王震為晏福生舉行了追悼大會。然而,10月下旬,晏福生居然再次“死而復活”,拖著斷臂追上部隊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,警衛員走后,他掙扎著爬到山下,躲進一座破窯洞里。天黑后,他敲開一間茅屋的門。房主見晏福生負了傷,便把他扶進屋。第二天,晏福生將僅有的兩塊銀圓留給房主,換上一身舊衣,將右臂用布帶吊在胸前,左手拄棍,艱難地向北追趕部隊。

              4天后,晏福生來到渭水河畔的五十里鋪附近。這里被國民黨軍控制著。急于追趕部隊的他蹚過湍急的河水向對岸游去。接近北岸時,他被巡邏的敵人發現。晏福生冒著彈雨,奮力爬上北岸,擺脫了敵人。

              由于傷口化膿潰爛,晏福生當時發著高燒。經過半個月跋涉,他以驚人的毅力在通渭縣境內追上了紅四方面軍第31軍的一支部隊。由于他當時身著便裝,拖著斷臂,該團官兵無法確認他是第16師政委。

              正當晏福生苦于無法證明自己的身份時,在該團團部,他遇見了老上級蕭克。兩人此時相見,感慨萬千。蕭克立即派人將晏福生送往紅四方面軍總部醫院進行救治。紅四方面軍總部衛生部長蘇井觀和醫生劉朋來、陳仁山等人為他做了截肢手術。

              南泥灣的生產英雄

              1938年3月,八路軍第359旅第717團政委劉禮年在戰斗中犧牲。前方需要干部,毛澤東想到了正在抗大學習的晏福生??勾蠼Y業后,晏福生任八路軍第359旅第717團政委。隨后,他率部東渡黃河,開赴抗日前線。

              1939年8月,為了加強陜甘寧邊區的保衛,第359旅調回延安。晏福生率部投入保衛邊區的戰斗。1941年初,第717團隨第359旅進駐南泥灣屯田墾荒。全團機關人員紛紛上了開荒第一線,一天下來全團就多開荒地20多畝。

              1942年春天,朱德、賀龍等來到南泥灣視察。廣大指戰員經過一年的奮戰,解決了吃飯問題,同時開展了手工業、運輸業、商業等服務行業,使南泥灣面貌煥然一新。朱德稱贊南泥灣是“陜北好江南”,賀龍欣然給第717團題詞“鐵的七團”,以資鼓勵。當時,陜甘寧邊區政府還獎勵了22名生產英雄,晏福生名列其中。

              浴血黑山阻擊戰

              1947年8月,晏福生任東北野戰軍第10縱隊第28師政委。1948年10月15日,錦州解放。廖耀湘指揮所轄5個軍組成的西進兵團,向關內撤逃。東北野戰軍總司令部命令第10縱隊堅決阻擊國民黨軍廖耀湘兵團于黑山、大虎山以北地區,以使攻打錦州的東野主力回師圍殲廖兵團。戰斗即將打響。在第28師動員會上,晏福生說:“即將到來的戰斗,必然是一場極殘酷的浴血戰!我28師全體指戰員誓與陣地共存亡,讓敵人在黑山陣前尸橫遍野!”

              24日,廖耀湘集中7個師(旅)兵力,在200余門重炮和200余架次飛機的火力支援下,向黑山、大虎山發動全線攻擊。我軍傷亡慘重,101高地等相繼失守,形勢非常嚴峻。晏福生與師長賀慶積研究決定,在高地設立一線指揮所。全師指戰員士氣昂揚,打退敵人連續發起的3次沖鋒。隨著戰局越來越緊張,黑山防線危如累卵。第10縱隊司令員梁興初直接來到第28師前線。晏福生對梁興初說:“我們立軍令狀,一定把陣地奪回來!”梁興初放下手中的望遠鏡,目光轉向晏福生:“軍中無戲言!我調1個營來增援你們?!?/p>

              晏福生把師部非戰斗人員組織起來,編成兩個連,配合第30師的1個營火速增援前線。18時50分,丟失的陣地又被英勇的第28師第3次奪了回來。26日凌晨5時,第10縱隊接到東總電報:“東進主力已到達,敵已向東潰退,望即協同主力動作,從黑山正面投入追擊?!敝链?,第28師黑山阻擊任務勝利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戰后,政委晏福生和師長賀慶積來到101高地。此時的101高地已被炮火硬生生地削去2米,山上的樹木和石頭都被硝煙熏染得漆黑,還有遍布的燒焦的尸體,成了名副其實的黑山。兩人摘下軍帽,久久地站在高地上,向犧牲的戰友們致哀。

              1955年,晏福生被授予中將軍銜,榮獲一級八一勛章、一級獨立自由勛章、一級解放勛章。毛澤東曾感慨道:“中國從古到今,有幾個獨臂將軍?舊時代是沒有的,只有我們紅軍部隊,才能培養出這樣的獨特人才!”

          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          亚洲综合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